随着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国际社会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蛰伏一年后再度高涨。针对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将对中国汇率采取“更加强硬”立场的言论,北京的经济学家认为中国不必为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的角力“埋单”。   2月3日,奥巴马在向国会参议院的演讲中表示,中国和亚洲将会继续是美国出口的庞大市场,但必须处理汇率问题,以确保美国产品不会面对“庞大的竞争不利因素”。   “奥巴马此番言论是迫于国内政治压力需要,同时也是向中国施压。”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谭雅玲告诉记者。   谭雅玲认为,中国经济实力和影响力的上升影响了美国的国际地位。汇率作为打压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手段,奥巴马政府自然不会放弃,尤其是在面临支持率下滑,中期选取临近之时。   奥巴马在1月28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明确表示2010年将重点解决就业问题,并且宣布了五年内将出口翻倍的新目标,这项举措将为美国创造200万个就业机会。   2010年还是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重要年份。人民币汇率必将成为国会中一些亲工会或制造业等利益集团的两党议员的政治筹码。   在国会演讲中,奥巴马强调要达到这些目标中国市场“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对亚洲的出口哪怕仅仅是增加一个百分点,那也意味着能够创造出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工作岗位,这是容易做到的。”他说。   谭雅玲认为,扩大出口只是美国增加就业的辅助方式,不能真正解决美国目前的高失业率。而人民币升值会削弱美国民众的购买力,这并不符合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   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对记者说,通过迫使主要贸易伙伴货币升值从而转嫁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风险是美国面对危机的惯用伎俩。   “中国任何的改革包括汇率改革都是自主的,而不能由外界牵着鼻子走。”张燕生认为,中国的汇率政策应立足于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和宏观经济走势。当前许多中小企业刚走出危机,复苏还很脆弱。人民币此时升值很容易造成内生动力的不足。   即使是在国际社会上,不少学者和机构也认为人民币升值不是解决经济失衡的万灵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近日表示,IMF的测算表明即便人民币和其他主要亚洲货币升值20%,最多也只能帮助美国出口实现相当于GDP1%的增长。   亚洲开发银行周三发布报告认为,人民币升值可能只会对中国经常项目盈余造成微乎其微的影响。   自从2005年7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中国在主动、可控和渐进的原则下稳步实施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经累计升值超过20%。而与此同时,中国对主要贸易伙伴国的顺差并没有下降。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马朝旭表示,中国从未刻意追求贸易顺差,人民币汇率并不是中美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   “我认为不要拿人民币来抨击中国,这点很重要。中国应该做的,也是正在做的,是降低储蓄率,由此提升内需。”布兰查德说。   他认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升值才有意义,这对中国重新配置资源和避免过热有好处,对全球其他地区也有利。   专家普遍认为等到内需真正提高的时候,人民币升值会成为必然。目前扩大内需还应改革收入分配、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张燕生说,汇率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实际汇率涉及通货膨胀、要素价格市场化调整、名义汇率、利率、国际收支等各种因素,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发展问题本身也不仅仅是靠汇率来解决的。   他说,美元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不能保持自身价值稳定,把调整责任归罪于中国,是不公平的。   “从长期来看,人民币一定会升值,但什么时候升,不由美国说了算。”他说。 ( 新华社记者 刘劼 马述昆 姜婷婷 )

本文地址:http://www.bzyxjx.com/niunaichongdiao/naicha/201912/1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