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偷,大多要销赃。销赃见不得光,总是找个犄角旮旯,偷偷摸摸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眼睛还要小心地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然而,借着网店的名义堂而皇之地销赃却是一种新动向。  小许小罗这对高学历的小情侣,这一年半,就在网络上风风火火地经营着他们的网上小店,专门往全国各地销售他们收购的高档自行车,这些车几乎都是赃车。办案的城东派出所估算了一下,今年他们销售赃车的涉案价值超过了百万元。  举个例子,小偷把一辆几乎全新的赃车卖给“中间商”大致是300元一辆,“中间商”卖给这对小情侣约是700元,而小情侣在网店的出手价则要达到1700元许。这个价格,已经逼近2000元的正常市场价了。  一桩街头买卖 牵出销赃大案   事情要从5月23日说起,那天城东派出所民警刚刚巡逻经过皋塘地区某幢出租房。碰巧听到了一男一女和一个操安徽口音的中年女人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这辆车算不上太新吧,顶多八成新,就200元吧?”  “行,还有什么话说,你说了算喽。”安徽女人满脸堆笑,她手里推着一辆高档的山地车。显然,双方已经是老相识了,没有多少客套。  听这意思,会不会是在兜售赃车啊!民警敏感地上前一探究竟,作为买家的女子脚底抹油,马上警觉地走开了。留下男子和卖家安徽女人。   “小伙子,200元能买辆捷安特,你说这车没有问题吗?”民警教育男子。这家伙眼光一缩,忙把手里的提包背到身后。  哎?是个女式包。  民警有点好奇,检查了一下,竟然发现里面有4张托运单,清一色是托运自行车的。“呵呵……”这名31岁的黄姓江苏男子,笑容越来越干涩,距离现场不远还停着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他是司机。  按图索骥,民警找上了那家托运公司。乖乖!仅5月份,这家公司就接到了他们47辆自行车托运的生意,分别运往黑龙江、海南、青海……。  “这包谁的?你的啊?你用女式包吗?”心中疑窦丛生的民警问小黄,他们已经品出这背后定有猫腻。  “老板的。”这三个字表明了小黄“马仔”的身份,也由此牵出了案件。  开网店卖赃车 半年销了百万元  这包是谁的呢?是那位开溜的女子的,她姓罗,25岁,是福建人。第二天一早,她居然自己来到了城东派出所的接警大厅。  “我打听一下,昨天我和朋友到这里来玩,无缘无故被你们抓了。”听这话的意思,她显然还不知道民警已经掌握了托运单,她是来探风声的。民警当即把小罗拿下。  她还不是老板,而是老板的女友。根据小罗和小黄所述,这位老板姓许,嵊州人,今年也才27岁。  “是他(小许)让我一早就来看看情况的。”小罗承认,他们是收赃车出售赚黑钱的,冲在前面的是自己和“马仔”,后台操控的就是小许。  销赃的渠道竟是开网店!  民警点开了小罗说出的网页,上面挂牌销售的竟然几乎全是九成新的高档自行车,尤以捷安特为多。车子的价格基本都接近2000元,相比现实中的传统销赃,这个价格高出了数倍。  民警特意到捷安特专卖店打听了一下,新车最贵也就卖到2900元。  为了让网上的买家们更相信车子的来路正,他们还搞来了假发票。原本,小许自己开一家网店,后来因为网络公司的警觉,查封了他的店铺,小许就让小罗又注册了新网店继续“生意”。  每个月,从网店出手的赃车数量惊人。车子销往全国各地,每辆的托运费从70元到50元不等。  看着网页上密密麻麻的成交记录,民警估算了一下,今年在网店销售赃车的涉案价值就超过了百万元。  小许在哪里?民警马上直扑这对小情侣位于拱墅区瓜山的“仓库”,据说那里还藏了近50辆赃车。但是,当民警赶到的时候,已然是人去楼空。  原来,打探风声的女友电话一个小时没人接,定是出事了,嗅出味道的小许已经跑路了。据瓜山“仓库”的房东所述,连夜有卡车来运走了许多自行车。  近50辆赃车在小许嵊州老家的邻村被民警找到。一辆辆钛钢结构的高档自行车分量很轻,骑起来也很省力。  6月3日,小许也被抓住了。  销赃车一条龙 看中差价赚黑钱  随着小许的落网,这个团伙的组织架构已经完全清楚。  小许是个高学历的人,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许爸爸则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偷不抢,车子也不是直接从小偷手里买来的,应该没有问题。所以,儿子做这个“生意”的启动资金还是他先垫上了1万元。随后,糊涂爸爸还帮着窝赃。  女友小罗是学过软件开发的,和小许是在网上认识的。自然,作为“80后”,他们对网络的操作是很熟悉的,能想到网店销赃的点子也是顺理成章的。  当然,事情总有个由头。小许和小罗曾经购买过赃车,发现了中间的差价,从而引出“商机”:高档自行车,诸如“中间商”安徽女人从小偷手里收来两三百元,卖给他们却要七八百元。车子挂上网店,借着网络这件“外衣”,价格又涨了几乎一倍。  他们认识的“中间商”也不止安徽女人一个。接下来就是需要“马仔”当苦力了,司机小黄这样的角色就出现了。小许每天给他100元工资。  自行车不上牌 失主领车有点难  城东派出所办案民警竭尽全力,目前已经找回了近百辆的赃车,这个过程很辛苦,要到全国各地跑,不少民警都累病了。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派出所暂时存放车辆的后院,看到了那些时尚而新型的自行车。  蓝色的车身,上面印着TREK的字母,踏脚处的齿轮是一圈又一圈。“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经骑过这个牌子的车。这辆车的车身就得1000多元呢。对了,还有那液压的前叉,也得上千元。”说话的是接到民警通知前来领车的,这是位自行车发烧友。“你看这辆,折叠式,九成新的,原价要3000多元呢。”记者尝试着抬起这辆车,觉得很轻。那位车友说,这车好些部件都是进口的,贵着呢。  “虽说价格贵,但有关部门还是当作普通自行车管理,也不上牌,现在找自己的车都难。”负责此案的民警说,这些赛车、山地车,购买时只有一个角架号,但许多顾客买了车后,忘记登记。所以,车与车主往往对不上号。“我们这次收缴了近百辆车,我们一一把角架号登记下来,但到销售点查询,大都没有车主资料。”在现场,几位车友一会把车拎起,一会趴下身,在核对角架号,他们说,这些车要是有车牌,找起来就方便多了。  目前,已经陆续有人来领回赃车,有高档自行车丢失的,不妨到城东派出所看看。(本报记者 胡大可 柏建斌)

本文地址:http://www.bzyxjx.com/huwai/yundong/201912/568.html